當前位置:首頁 >特別推薦

特別推薦

杏林漫談

作者:張劉潔 石磊 來源:兵團網 日期:2022-03-07

  杏林:讓生命之樹長青  

  李火  

  三國時期有個名醫董奉,和張仲景、華佗一起被稱為建安三大神醫。董奉給人看病是免費的,但需要重病患者在山上種五棵杏樹,小病患者種一棵就行。這種看病方式很受歡迎,所以很快,神醫的小診所附近就形成了一大片杏林。后世遂用“杏林”指代醫院、醫療系統。這,就是人們常說的杏林這個典故的來歷。 

  杏林這個典故從側面反映出來,我國很早就有了醫保的思想。從患者角度看,種幾棵杏樹,舉手之勞,萬一哪天有個頭疼腦熱,去看就是了??床∮斜U?,徹底解決看病難問題,這不是醫保是什么? 

  從醫生角度看,他提供的是物美價廉的保障。神醫可以不食人間煙火,但維護診所、購置儀器、藥材畢竟需要錢,所以他要靠一片杏林來供養。 

  按照杏林模式,可以理解為古人有一般的醫保思想,但是古人也有心理醫保的思想嗎?因為古代醫生看病是不分科的,也就是“全科”的,啥病都看,所以答案是肯定的。古人認為,七情六欲過度會傷及相應腑臟,又認為五行相生克,所以會用調動人的喜怒哀樂的方法去調治相應腑臟的疾患。 

  喜怒哀樂用對了,就可以治病,神奇吧? 

  心理治療納入醫保  

    

  石磊/ 

  新聞鏈接: 

  近日,廣東省醫保局開始報銷心理治療項目,這是全國首個將心理治療納入醫保的省份。根據廣州市醫保局此前公布的報銷辦法,“心理治療”診療項目將被納入廣州市社會醫療保險普通門診統籌,以及六大精神類疾病門診特定病種支付范圍。依據服務等級不同報銷金額不一樣,最高每次報銷200元。 

  懸壺濟世的精神不能丟  

  李火  

     

  武帆/  

  某種治療脊髓性肌萎縮的藥,原來是70萬元一針。經過兩輪9次的談判,去年終于以3.3萬元的價格進入醫保目錄。在2021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中,新增67種藥品,平均降價幅度達61.7%。這種醫保談判好,就是應該讓“天價藥”降價親民。 

  “天價藥”的存在有研發的原因,研發很燒錢,同時也有其他原因。70萬元能降到3.3萬元,說明藥價奇高主要不是成本的問題。如何讓更多的“天價藥”的價格降下來?這既事關人們的期望,也考驗相關人員的智慧。中國14億人,這么龐大的潛在醫療健康需求,無疑增加了醫保談判的底氣。在繼續做好醫保談判的同時,努力向古人學習也很重要。 

  古時有個神醫壺公,白天在市場上給人看病,晚上就跳進他的寶葫蘆休息。他給人看病是不免費的,不僅不免費,還不接受還價,但他醫術高超,準能治好疾病。還有一樣,他給人看病每天得到的好幾萬錢,他自己只留下個三五十,其余都用來接濟有困難的人。因為他的寶葫蘆常常是懸掛在別人屋檐下,所以人們就把這個典故叫做“懸壺濟世”。當醫生的也需要養家糊口,醫生很辛苦,給人看病甚至是救人性命,所以他們多賺也沒啥,但身為醫護人員一定不要忘本,懸壺濟世的精神不能丟。治療上不搞怎么來錢、怎么治,多考慮患者的利益,多為患者著想,這樣就能減少患者的醫療負擔。 

  向古人學習的另一個重要方面就是充分發揮中醫藥的優勢。西醫看病,拍個胸透是一個價,做個核磁共振是另一個價,這些都需要患者買單的。但中醫看病望聞問切可也,醫生他自己這個身體儀器是事實上供患者免費使用的,患者只需要花個掛號費就中。另外,一般中草藥的價格也比較低廉。以風寒感冒為例,一根大蔥一塊姜一點紅糖就能應對,那你又不是錢多了沒地方花,何必去打一個療程的點滴,花上幾百上千大元。 

  面對醫患糾紛事件別急著站隊  

   李火

    

   石磊/繪  

   統籌:張劉潔  

  扁鵲是戰國時期的一位名醫,他見蔡桓公,幾次提醒蔡桓公有病要早看,但蔡桓公不但不聽,還認為是扁鵲多事,他說這些當醫生的啊就喜歡找人毛病,以顯示自己高明。結果可好,蔡桓公的病很快就從表面的皮膚發展到皮肉之間,發展到內臟的腸胃,乃至更深入骨髓,導致最后那次看見蔡桓公的時候,扁鵲話也不說就跑掉了。后來蔡桓公發覺自己病了,病得不輕,可是想醫治已經晚了,沒過多少日子,他就病死了。   

  從扁鵲見蔡桓公這個故事可知,過去醫生給人看病和現在是有很大不同的。要按現在,蔡桓公得去醫院,沒病也得去,例行體檢嘛。但古代不是這樣,常常是醫生到患者家里。相反,現在是蔡桓公到醫院體檢了,交費之后,做各種檢查,醫生說,“皮膚病”,然后就開藥,蔡桓公能說啥?   

  如果說過去的醫生給人看病,濟世救民的成分更多一些的話,那么現在醫生給人看病,更是提供一種技術服務,收費服務。在現代醫療背景下,就好比汽車需要S店維修一樣,人體過一段時間之后,也要到醫院進行檢測。   

  從醫患關系這個視角看,過去之所以糾紛較少,那是因為醫生肩負重大道德使命,古代知識分子兩大理想,不為良相即為良醫。那時醫生雖然也要養家糊口,一般也要收費,但他們以救世濟民為主,會較少考慮自身經濟利益?;颊咭仓泪t生是為他好,不會在他身上賺多少錢,也就很少會和醫生計較。但現代社會不同,醫生雖然說仍是干救死扶傷的崇高事業,但更多的是提供技術服務(維修人體),藥品更是赤裸裸的商品,所以醫院難免會從資金方面考慮發展。那么,多方面的因素一疊加,自然會引發醫患糾紛。   

  任何時代,矛盾都是普遍存在的。同時我們說,解決矛盾的辦法也要與時俱進。在歷史上,因為行醫就是行道,所以有了醫患矛盾,主要是通過道德手段進行調節的?,F代社會,醫生是種技術服務職業,現代社會是法治社會,所以,調節醫患矛盾主要是通過法律手段來進行。因此,發生了醫患糾紛,雙方都應該冷靜對待。雙方之外的人,固然可以討論是非曲直,但是也要有個限度,一是勿要超出法律許可的尺度,二要遵循法治精神,三才是進行道德評判。  

  戰勝疫情是早晚的事兒  

  李火 

    

  武帆/ 

  張劉潔:統籌 

  近期,盡管疫情鬧騰得挺厲害,這起火那冒煙的,但是筆者看人們都還比較淡定。淡定就對了,我們會戰勝疫情,那是早晚的事。  

  人們為什么會有這份淡定呢?因為疫情初起的時候,我們就是靠著嚴密的防控措施+中西醫結合,就在很短的時間內實現清零。所以,我們沒有必要害怕疫情,哪怕它穿了新馬甲卷土重來。  

  2020年,在成功應對疫情之后,孫春蘭副總理總結道,“中西醫結合的方式是抗擊疫情的重要方法,正為全球抗疫作出貢獻”。我們利器在手,只要謹慎應對,穩扎穩打,再次取勝,并懸念。  

  回望中華民族的抗疫歷史,也能增強我們的信心。據張伯禮院士介紹,3000年來,我們打了500多次抗疫戰爭。試想,這么漫長的時間,這么多次的抗疫,我們積累了海量的經驗,也一定總結出了很多的戰略戰術。我們怕什么呢,當然不怕。  

  不過,和疫情作戰,同樣需要在戰略上藐視敵人,在戰術上重視敵人:疫情防控的弦不能松,防控的準備要充分,防控的安排要合理,防控的措施要到位。相信假以時日,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此輪疫情就會過去,煙消云散。 

  現代技術真不賴 

  李火 

   

  武帆/ 

  統籌:張劉潔 

  看過電視連續劇《西游記》的一些朋友都還記得孫悟空裝神弄鬼,假扮醫生給一個國王懸絲診脈的鏡頭。醫患之間沒有身體接觸,只有絲線牽連,孫悟空靠著感覺絲線上的動靜給國王診斷。用當今流行語來說,這種診斷也可算是“遠程”號脈了。其實古人看病,老早就玩“遠程”了,通過書信或中間人在醫患之間傳遞信息,進行開方抓藥,你不能說那不是“遠程”。 

  不過上述事例和現象,只能說是過去人們的可貴探索。技術背景不同,古人的“遠程”沒法和當今的“遠程”相比。在今天。譬如遠在天邊某縣的一個患者,他可以就在附近醫院,通過遠程會診系統,瞬時享受到千里之外大醫院醫生的診療服務。醫患彼此,如在目前,可以很方便地交流。 

  現在被一些人相當看重的“大數據”,道理也是一樣。它也不是無源之水、無本之木,也是很久以來人們就探索的。就說診脈,它并不是頭痛診頭、腳痛診腳,它是不管哪里痛,都給你號脈,根據手腕的脈象獲取人的五臟六腑信息,判斷人是健康還是患有疾病。望聞問切加在一起更是相當全面的,其所收集的不是“大數據”是什么? 

  當然,話說回來,無論是遠程診療,還是大數據,現代技術都發生了很大的躍遷。事實上,隨著科技的進步,數字醫療已經出現。有人說,打開手機,就能在線問診;拍完CT影像,可自動診斷、出結果……近年來,隨著5G通信、人工智能、大數據、云計算等數字技術在醫療領域的應用,遠程會診、互聯網醫院、智慧醫療等新的醫療業態不斷涌現、蓬勃發展。 

  縱千里萬里之遠,縱千山萬水之隔,卻不影響醫生和患者瞬間相會,彼此互詢,如在目前?,F代技術真不賴!   

責任編輯:石芳純

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h㊣中文字幕无码亚洲字幕成a人㊣免费裸体黄网站18禁免费㊣洗澡xxxx裸体xxxx偷窥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